還原事發的當日

​危機發生得突然,

完全出乎意料之外 

事發得突然,快得我措手不及,一時間公司無法正常經營,中午在辦公室與同事們開會討論行銷活動的時候,老公要我先中止開會,一臉嚴肅說:「下午3點半的支票過不了。」

 

我說:「什麼意思?」

老公:「到現在還湊不到現金,我個人支票會跳票」

事情就那一刻開始,引發滾雪球效應。

 

l     那些黑洞的日子     l

約莫2年前的某個夜晚,歐洲廠商例行性的來台拜訪,會議後我與他一同晚餐,應酬結束回到家,看見坐在家門前,吞雲吐霧抽菸的老公,他一臉沈重的說:「有件事要跟妳說,明天有張跟地下錢莊的票嘎不過來了」,我的第一個反應是驚訝錯愕,然而看見愁眉苦臉的他,我也不先多問事情是怎麼發生的,直接切入重點問"還差多少?" 接下僅有短短的10天的時間,把錢湊齊就還有機會可以挽救公司,我決定陪著他面對這個危機,想盡辦法的擠出現金,身上有價值的物品趕緊變現,同時也多方面了解事情影響的嚴重性,透過朋友的幫忙引介專業財務長查看公司的財務狀況,也才首次有機會看到公司的財報,一同攜手走過了那次的危機事件,殊不知在2016年的12月又再度上演。

 

回溯到2008年金融風暴席捲台灣市場時,幾家百貨實體店面在淡季時,業績慘不忍睹,整體衡量之下就決定把賠錢的櫃點逐漸暫時收起,同時也深感網路是未來的發展,毅然決然轉型建構自家品牌網站(www.lafattehome.com),看著倉庫內的成千上萬件商品等著準備要拍照上架,對當時的日子來說,就是永無止境的攝影拍照、寫商品文、設計排版、溝通和開會,同時還得串金流,調整公司內部營運結構,對一家既有的老品牌公司來說,每個步驟都轉型的不容易。

 

2012年的夏天,法蝶官網正式上線,短短的2年時間內,網站的直線成長上衝佔公司整體營業額的50%,並且平均客單價達到網路高單價的水準和6成的回客率,以及不到2%的退貨率,這個從零到1的過程裡,確實是交出一張漂亮的成績單,在這股信心的加持下,接連加碼投資另一個電子購物平台,不到一年的時間,加倍的慘賠,也賠掉了公司的周轉資金。

 

公司投資失利後的接下來2年,每個月、每一天都努力的替公司賺錢、補業績和嘎支票,迎合市場變遷,商品和銷售也一直與時俱進,這期間,銀行的貸款照常還息,大筆大筆的扣緩沒有因為大環境景氣不佳而有寬容的措施,就猶如一條餓了很久的血蛭一般,趴在皮膚上安安靜靜的吸著寫,一刻也沒歇緩,民間借貸的人如同站在黑暗中的狼,不時閃爍著銳利的眼光,似乎蓄勢待發準備等獵物鬆懈的那一刻奔上咬住鮮美的肉塊,本以為撐著撐著,好不容易熬到每年的年底百貨零售旺季,商品定位也準備就緒,等待隔年的業績成長,卻沒想到11月份百貨實體營業額,相較去年的業績表現,硬生生下滑近2成的營業額,這個突兀其然的變化顯然是壓垮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...

 

在這事情發生前的一個月,我進行了一趟長時間的出差待在巴黎,充分地與歐洲廠商和通路經過多次的洽談,已經規劃好隔年的銷售計畫和商品定位,並且讓公司的品牌行銷拓展到歐洲市場,有感台灣的市場已經走到了一個死胡同,必須得往外開拓才有機會再走向下一步; 記得出差回台的當天清晨,抵達家中梳洗換衣過後就進公司處理公事,與行銷部門討論業績的補救,夜晚回到家後我憂心地問老公,這個月的業績突然下滑這麼多,資金流動部分還好嗎?一開始他先跟我說銀行借貸部分轉單和利息還款的情況,但始終沒談上重點,越聊越晚即將要午夜鐘響,正當我眼皮正覺得沈重時,他突然說:「明天有張支票,可能又嘎不過了。」睡意已頓時消失,噩夢猶如再來一回。

 

「怎麼會?不是答應過我,不再跟地下錢莊有往來!」我說。

他回:「今年5月淡季時,公司週轉資金不夠,我就開始跟他們借貸了」。

 

我沒有憤怒,因為知道無法用情緒解決事情,問了他金額後,隔天天亮就急著趕緊湊錢,中午前就準備齊全,好讓他先度過眼前的難關,再來瞭解借貸的情況,接著他就不再提起,問也只是得到「別過問,我在解決」的答案。

 

 

隔週,我正與公司同事開會,那時已經接近中午時刻,他說有緊急事情要告訴我,沒想是說:「今天下午的票,應該嘎不過」僅剩短短幾個小時的時間,要怎麼辦?於是當天支票最後被蓋退票,下午不到4點,已經有黑衣人士走進公司,不發一語地環繞巡視,4點過後,辦公室外頭和公司樓下已經大約有近半百人的黑衣人士們站崗,考量公司同事們的安危,一時間只能疏散大家,請他們先下班回家。

 

 

我問老公"到底發生什麼事?" 他回說"欠了一些民間貸款"

我:「什麼?!一共欠多少?」

他:「一時間我也理不清,總之很多」

 

一夕之間,公司沒了,所有銀行帳戶被凍結、家裡被貼了銀行封條、郵差先生天天送來大疊的訴訟郵件領取通知單、公司的商品還被搬得精光,除此之外,公司與家中財務一手攬的老公還積欠地下錢莊一大筆金額,情況緊急之下,逼迫只能用視訊和電話交辦公司同事們,接著與公司主管們評估所面臨的狀況,得知銀行帳戶已全被凍結,再怎麼堅持繼續營業,那一刻起進帳的每一毛錢全都被扣押,百貨公司也扣押營業貨款,於是只好忍痛與同事們宣布公司歇業的決定。

 

事情發生得突然,完全出乎意料之外,沒後盾也不知該怎麼處理才好,當天才與公司同事們宣布歇業,晚上新聞媒體就大肆報導,這個猶如提油救火的舉動,讓往來的各家銀行紛紛在最短時間內採取動作,勞工局的人主動前來盤查並通知媒體採訪,短短幾十個小時內上演了一齣連續劇般的情節。

 

在沉寂的這幾個月內,我沮喪也失望難過,時常充滿了不安感,這麼多年下來的默默努力最終卻被誤解怒罵,面對這些屈辱我選擇接受,而且我也選擇保留婚姻,「家庭是我唯一需要的,其餘的外在事物都可以從頭歸零」,再怎麼埋怨還是解決不了事情,家本來就不是個講道理的地方。

 

選擇在4/1這天重新開啟臉書和部落格,是想感謝上天送給了我一個這麼大的玩笑禮物,這股強大衝擊力並沒有打倒我,我仍擁有健康的身體和做事的行動力,生活領悟會是我寫作和繪圖創作的養分,接觸近10年的紡織布料設計和採購,以及從小留學旅居歐美各地的累積體驗,已讓我有足夠的力量向前走。

 

再一次從零開始出發....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貝姬Becky

貝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